中國西藏網(TIBET.CN)
 藏歷﹕
郵箱用戶名﹕   密碼﹕
       
經濟 民俗
宗教 藝術
醫藥 文學
歷史 地理
社會 交通
學術 藏學
傳媒 人物
教育 體育
科技 政法
語言 書評
環保 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 涉藏期刊庫 > 西藏研究 > 2003年 > 第三期
 

《羅摩衍那》的敦煌古藏文譯本和漢文譯本的比較

發佈時間﹕ 2003-05-21    來源﹕ 西藏研究    作者﹕ 仁欠卓瑪
 
 

  〔內容摘要〕《羅摩衍那》在流傳過程中出現了許多不同的傳本﹐這些傳本在故事情節和所反映的思想內容上存有一定的分歧。敦煌古藏文譯本和季羨林漢譯本在內容和細節上存在分歧是因不同的原文傳本所致。本文從悉多的生平﹐男女主人公的愛情﹐以及故事結尾等幾方面進行兩種譯本間所存差異之比較。

  〔關鍵詞〕《羅摩衍那》﹔敦煌古藏文譯本﹔季羨林漢文譯本﹔比較

  〔中國圖書分類號〕1226.9〔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0-0003(2003)-03-082-05

  《羅摩衍那》(以下簡稱《羅》)是流傳于印度民間的一部史詩﹐是以羅摩王子與其妃子悉多間的愛情故事為主線﹐反映了印度列國紛爭時代的社會現實狀況﹐與《摩訶婆羅多》一起被譽為印度兩大史詩。關於其產生、形成年代和所反映的思想內容﹐學界人士持有不同的觀點。這部史詩一開始是通過口頭流傳形式傳承的﹐經過長期的增刪加工而仍無寫定本。大家公認﹐全詩七篇中第二篇和第六篇是史詩較原始的成份﹐是早期作品﹔第一篇和第七篇較晚﹐認為是後加的。最早部分約形成於公元前3世紀﹐而後加部分寫定是在公元後2世紀﹐全書形成時間長達五百餘年之久。久遠的產生年代和漫長的形成過程及傳抄者的增刪修改等因素﹐導致了這部史詩具有附加成份多、內容極為龐雜、並擁有許多不同傳本的特點﹐因此關於它的思想內容和反映的社會面貌也眾說不一。印度教徒把它看作是聖書﹐因為羅摩是大神毗濕奴的化身。西方有的學者認為悉多原意是田地裡的壟溝﹐壟溝象徵著農業技術﹐史詩影射的是農業技術從印度北方傳到南方的過程。有的學者則認為這是一部戰勝艱苦和強暴的英雄頌歌。羅摩被認為是原始公社制社會解體並向奴隸制社會過渡時﹐氏族上層階級的進步勢力的代表。但也有的認為﹐《羅》不是奴隸社會的產物﹐而是封建社會的產物。羅摩是代表以農業為主的新興地主階級。

  20世紀﹐印度梵語文學界為了給兩大史詩的研究提供一個堅實的基礎﹐編訂整理了兩大史詩梵文精校本。1975年梵文版《羅》精校本出版問世﹐20世紀80年代北大教授季羨林依據精校本將《羅》全部譯成漢文﹐成為我國歷史上最精確完整的《羅》譯本。除了漢文以外﹐我國一些少數民族文字中也有《羅》譯本或關於羅摩故事的記載。如雲南的傣族由於地理條件上的便利﹐較早時期就接受了羅摩的故事。傣族把《羅摩衍那》改稱《蘭嘎》﹐其中注入了不少地方特色和本地流傳的故事。在敦煌石窟中發現了古藏文《羅》譯本﹐被許多學者認為是《羅》翻譯史上最早的一部譯本﹐距今約1300年的歷史。1980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象雄•曲旺紮巴的一本《羅摩衍那頌讚》﹐其中加入了一些西藏本地的東西。《羅》還有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諸多不同的譯本。

  本文以敦煌本古藏文(編號為Ⅰ•0•73A和Ⅰ•0•737D)《羅》譯本和伐爾彌吉(又譯為蟻蛭仙人)著、季羨林先生翻譯、1985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漢譯本《羅》為依據﹐對兩種譯本在內容和細節上所存差異進行比較﹐並對其原因略作梳解。

  一、女主人公悉多身世不同

  悉多是史詩中的關鍵人物之一﹐幾乎所有的故事都是通過她來展開的。敦煌譯本中她原本是十首魔王之女﹐因遭到父親的遺棄﹐被天竺人在水渠裡撿拾﹐獻給了羅摩王子。ヾ並取名為“悉達”。“在印度﹐宗教文學和神話結合一起﹐神話借宗教傳播﹐宗教又利用於神話”﹐《羅》雖然不是純宗教文學﹐但敦煌譯本中悉多的出生具有濃鬱的宗教和神話色彩。故事開篇﹐羅剎與神人之戰﹐結下了幾代人的仇恨。達夏支瓦(即十首魔王)三兄弟為同族復仇﹐連續幾百年修大黑天(悉地)成就﹐期間他們觸怒了大黑天的妃子和大臣﹐大黑天之妃臣一怒之下詛咒他們將毀在女人和猴子之手。後來妙音天女化身為他們的舌頭﹐將“請讓掌管三界”的祈願詞變成“務請准許掌管眾神”﹐並得到了大黑天賜予的成就。於是他們大肆殺戮神、人﹐搶佔了楞伽城﹐達夏支瓦當了羅剎王。三位羅剎擁有掌管眾神的成就﹐眾神無法靠神之法力打敗他們﹐於是商定通過人力來消滅羅剎﹐並修習造就了悉多。悉多原本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但她的出生並不是和我們一樣是男女生理活動的結果﹐而是“詛咒”、“修習”等神秘現象所致。她是為消滅羅剎投生到人世的﹐肩負著眾神賦予的使命。她雖為羅剎王妃子所生﹐但是她和羅剎王的關係並非是生理和血緣意義上的父女。她的出生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和宗教人生觀的反映﹐是眾神為了消滅羅剎王而“造就”的﹐她是大黑天妃臣詛咒的“業果”﹐是命中注定的。悉多的出生不僅具有印度吠陀故事的特點﹐其中還蘊藏了由因生果的樸素的哲學含義。

  敦煌譯本對悉多的出生著重強調于她的宗教神秘主義特色﹐與之相較﹐漢譯本則突顯悉多的出生與農業的關聯﹐即強調悉多的出生是通過田地的犁耕。故事中羅摩王子前往遮那竭參加馬祭﹐遮那竭王揚言﹐誰能拉斷他家祖傳的神弓﹐將把悉多公主嫁于他。羅摩在眾多參賽選手中脫穎而出﹐拉斷了神弓﹐娶得美麗的悉多公主為妻。這時遮那竭王告訴他悉多並非是母親所生﹐而是他在清理土地的時候﹐從地裡跳出來的。ゝ世間所有的生命理應是通過母親的懷胎、生育後才來到這個世界上﹐但漢譯本中的悉多很獨特﹐是大地賦予了她生命﹐也許大地才能算是她的母親﹐就連同生命的結束也和大地連在一起。這樣一種前後呼應的命運是否就隱示著萬物終歸于塵土的觀念呢﹗

  二、羅摩和悉多愛情描述不同

  關於羅摩和悉多之間的愛情﹐在兩種譯本中有著不同的描述。敦煌譯本中﹐羅摩第一次見到悉多時﹐就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文中寫道﹕“國王羅摩衍那一看﹐人當中﹐沒人再比她長得更好﹐具有特徵了﹐非常中意﹐也產生了愛慕之心﹐修仙的苦行遺忘了﹐就取了這姑娘﹐取名為‘悉達’﹐而羅摩衍那真當了國王”。原本作為“父親功德之回響”﹐放棄王位﹐到深山野林中修行的羅摩﹐看到美麗的悉多後﹐忘記了修仙的苦行﹐破戒歸宮﹐當了國王。這時的羅摩深愛著悉多﹐悉多被羅剎王劫去﹐羅摩不知所措﹐痛苦不堪﹐十分傷心﹐唱起了悲歌﹐使得拉夏那都傷心落淚。羅摩和落難猴王妙音協定﹐羅摩幫妙音奪取王位﹐妙音助羅摩尋找悉多。羅摩射死了巴林讓妙音當了猴王﹐妙音派神猴哈奴曼前去尋找悉多。羅摩給悉多的信中寫道﹕“如今苦惱纏心的肌膚﹐如同被大風折磨的樹枝一樣﹐失去了美如水晶的終身伴侶﹐象鴛鴦失侶到處流浪。情義永恆之心繩綿長﹐多少個逝去的時光﹐如今獅子的武藝雖已衰盡﹐寧可暈厥而死我決不投降”。悉多給他的回音同樣是柔情纏緬的話語──“我那控制不住的思念之路﹐如射箭那樣的將您想念﹐對你更是深深眷戀”。這時的他們雖相隔千里﹐但彼此深深思念。

  漢譯本中羅摩被流放14年。他準備去森林時﹐勸悉多留下來順從婆羅多﹐不要和他去森林。但悉多不聽勸阻﹐堅持和丈夫在一起﹐她說﹐“我是這樣地堅決﹐你不帶我到森林裡去﹐我今天就要服毒﹐決不住在敵人的房子裡”。還說﹐“我不願居宮闕中﹐雲車上﹐我不願成神仙升入天庭﹐任何時候都要服侍丈夫﹐這樣才使我快樂高興”。她認為和丈夫在一起是天堂﹐離開了就是地獄﹐是位絕對忠實于丈夫的女子。神猴哈奴曼去魔宮解求她﹐本可以馱她飛過大海﹐逃離魔宮﹐但她不肯觸摸別人的身體﹐對猴子說﹐“我忠於自己的丈夫﹐猴子呀﹗除了羅摩﹐猴子魁獸﹖我不願意﹐把任何人的身軀去摸”﹐於是放棄了逃生的機會。羅摩同樣思念著妻子﹐“如果她能活上一個月﹐我就能夠活得很久﹔但是沒有那黑眼女郎﹐我連一刻也不想存留”。

  羅摩和悉多是一夫一妻。敦煌譯本中除了悉多外羅摩沒有別的妃子﹐但他消滅了羅利剎王﹐回國登基﹐成為真正的一國之君﹐征服四方﹐政績輝煌的時候﹐便開始淡漠了對悉多的愛。他悠閑自得﹐偶然間聽到一位族名李雜比名支瑪塔巴者和妻子吵架時﹐那女人隨口說悉多曾在魔宮中與羅剎久居﹐但如今羅摩與她依然恩愛﹐於是就懷疑起妻子的貞操。ゞ僅僅為了試探女人﹐羅摩私會李雜比的女人﹐々並相信了讒言﹐對悉多說“我是有權勢出身高貴之王族﹐沒有任何過錯。讚蒙之身軀不過是獅子留下的殘肉﹐如去吃它擔心別人會恥笑我﹐天女你願去哪裡就去哪裡”﹐將她無情地勢棄了。可見這時英勇的羅摩王子也被榮華富貴和權利腐化了。他丟失了從前的勇氣和信念﹐並時常和別的女人偷情﹐可謂荒唐。後來他重新接受悉多﹐只不過是作者借神猴哈奴曼之手﹐將他較為人道化而已﹐而他的“失職”是因為人性對權利、金錢、美色的貪欲﹐暴露了人性經不住誘惑的弱點。他那段不光彩的艷遇﹐無非也是人性腐化的縮影。

  漢澤本中的羅摩也祗有悉多一個妻子﹐他們的情感是刻骨銘心的。但悉多被劫﹐羅摩歷經艱辛救出她後﹐卻以一種複雜的心情迎接她﹐對她的貞操表示懷疑。“她曾久住魔王宮﹐如今聽說她來臨﹔歡喜、悲傷和忿怒﹐一齊湧上羅摩心”。見到悉多﹐羅摩不但不高興﹐反而對她說“如今你站在眼前﹐我懷疑你品行端﹔你對我不敢正視﹐眼疾不敢把燈看。……女子住在別人家﹐一個出身高貴人﹐如何能心情愉快﹐把她再領回家門……我已把你重奪回﹐我的名譽已恢復﹐對你我已無愛情﹐隨你任意到何處”。表示他打這場仗不是為了悉多﹐而是為了他們家族的榮譽﹐如今他們的名譽已恢復﹐悉多可以任意選夫。出身王族的羅摩﹐僅僅為名譽而存在﹐他的性情不比從前。但這時的悉多卻暴發了驚人的勇氣﹐她令羅什曼那為她準備焚尸的柴堆﹐毫不畏縮地跳進烈火﹐請求火神來證明她的貞操。羅摩在眾神的勸解之下﹐接受了悉多。他們回到阿逾陀城﹐婆羅多欣然讓位﹐羅摩登基成王。在羅摩的治理下整個阿逾陀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突然有一天探子報信﹐民間傳言悉多住過魔宮算不得貞女﹐羅摩聽後極為憤怒。他把兄弟們喚到宮裡﹐說城中傳言悉多不是貞女﹐這有隕于王族的榮譽、也違背了民意。令羅什曼那即刻把悉多送出宮外。羅摩“迫于社會的壓力和他本人心中的男權思想”﹐無奈將悉多遺棄了﹐但他始終沒有對別的女人產生愛慕之情﹐羅剎女變成美麗的少女﹐向他求愛﹐也被他拒絕。作為一國之君﹐他本可以三宮六院﹐嬪妃成群﹐連他的父親十車王也有三個王後﹐但他並沒有這樣做。從娶悉多到後來遺棄﹐羅摩也沒有再娶﹐他用行動悍衛了與悉多間的愛情。這在從古到今的帝國將相中是極少見的。因此﹐在印度他們被視作一夫一妻的典範。一些地區還把他們的畫像掛在結婚殿堂裡﹐以示新婚夫婦同他們一樣一生幸福、恩愛。

  三、結局不同

  《羅》的結局是引人注目的。兩種不同的譯本﹐一個以喜劇為終﹐另一個則以悲劇為終。不同的結局並不是因作者或譯者的興趣而定﹐也不是僅僅給我們講述了一對苦難夫妻的愛情。這裡反映出了不同的宗教觀和生命價值觀。

  敦煌譯本中羅摩聽信謠言﹐懷疑悉多的貞操﹐在神猴哈奴曼的勸解之下重新接受悉多。是以一片美好的景象收場的。ぁ這個結局是一個較為普遍的結局﹐尤其是東方的愛情故事大多數以團圓收尾﹐很少有分離或死亡悲劇﹐至少也是死後化蝶、成仙﹐兩人重新相會。羅摩沒有等到成蝶成仙後的相聚﹐而是抓住今生的機會﹐和心愛的人重歸于好﹐過了正常的夫妻生活。這是以人今生的生存為主﹐肯定了生命存在的價值。

  漢譯本中羅摩為了“不違民意”將生懷六甲的悉多拋棄在恆河邊﹐被蟻蛭仙人救護﹐並生下一對雙生子。仙人寫了《羅摩衍那》﹐教兩個孩子唱吟。阿逾陀舉行馬祭﹐悉多帶著兩個兒子回到阿逾陀﹐孩子在祭典上吟頌了《羅》﹐被羅摩所識。但他對悉多的貞操仍然表示懷疑。悲痛中的悉多向大地母親求證──“於是女神那地母﹐兩臂合攏抱悉多﹐向她致敬並歡迎﹐把她放上了寶座。悉多坐在寶座上﹐一下子沒入地中﹔撒到那悉多身上﹐不斷花雨落碧空”﹐她以生命為代價又一次證明了自己的貞潔。悉多為了贏得羅摩為首的男權統治觀念的同情﹐一再地為自己的貞操辯解﹐她的行為表現了她自己也認可這種觀念﹐但是男權至上的社會觀念最後還是將她無情地拒之門外﹐使其成為無辜的犧牲品。悉多的悲劇是羅摩造成的﹐他的男權意識沒能使他們的愛情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悉多投生大地後﹐迦羅(死神)偽裝成苦行者來到阿逾陀﹐提醒羅摩恢復毗濕奴的原形﹐轉回天宮。羅摩決心離開塵世﹐將國家交給一對雙生子分治﹐自己帶領弟弟們來到恆河邊﹐棄凡體升入天國。羅摩在眾神的簇擁下﹐邁開雙腳走向恆河──“於是老祖大梵天﹐在天空中開了言﹕‘來吧﹐毗濕奴﹗願你有福﹗羅摩﹐謝天謝地你回還。同你神仙般兄弟﹐走回你自己身體﹔你們再變毗濕奴﹐光輝著﹗回到永恆的高天裡……你是不可思議物﹐包涵一切永不息﹔有大光輝者﹗你願意﹐你就進入那軀體。”聽罷大梵天的話﹐下決心有大智慧﹐帶著肉身和兄弟﹐進入毗濕奴光輝”。婆羅門教義中﹐天國是永恆的真理﹐也是生命的最高境界。羅摩作為毗濕奴大神的化身﹐最後升入天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最後的這一行為是人們對羅摩最高的崇敬﹐把他推向了婆羅門教信仰的頂尖。羅摩兄弟選擇恆河為昇天地點﹐也不是隨興而定。婆羅門稱恆河能洗清萬物之罪孽﹐在很多婆羅門教徒著寫的作品中我們也能見到讚美恆河的“神聖之現象”﹐婆羅門教徒把恆河看作“聖河”﹐羅摩的選擇是信仰所趨。羅摩恢復毗濕奴之身後﹐請求大梵天﹐賜予跟隨他的羅剎、龍王、夜叉、金翅鳥、以及底提耶等昇天之路。於是﹐大梵天賜予這些生命昇天這之路﹐使他們都得到瞭解脫。作者在處理文章結局時不但把羅摩等人神化了﹐同時讚美了婆羅門教義。

  讓羅摩升到天國是婆羅門教最高的理想境界﹐是以宗教理論為依據的生命價值觀。讓他繼續生存則是肯定了人的存生價值﹐宣揚了生命的自然法則。

  結語

  筆者以為﹐同樣的故事之所以出現上述差異あ原因之一是﹐敦煌古藏文譯本和漢譯本所採用的原文版本不同﹐而更深層的原因或許應歸結為史詩在流傳的過程中隨著時代與社會的變化﹐其自身也相應產生了變化﹐並反映了不同社會歷史環境下﹐不同的社會觀念。文學是社會生活的反映﹐以上差異的存在也恰好印證了這一點。

  (本文所引主要出自﹕王堯、陳踐﹕《敦煌古藏文〈羅摩衍那〉譯本介紹》﹐載《西藏研究》(漢文版)﹐1983年第1期﹔蟻蛭﹕《羅摩衍那》﹐季羨林譯﹐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版﹔劉安武﹕《印度兩大史詩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5月版) 〔責任編輯  藍國華〕

註釋﹕
ヾ原文──神子們……打敗了眾神﹐楞伽城之神、人皆遭了殃﹐羅剎大部眾佔滿該地﹐達夏支瓦當了羅剎王。掌管三界的神們商議道﹕“這三個羅剎首腦獲得如此成就﹐掌管了眾神﹐神的政事日益衰敗。但由於他們之成就只能掌管神不能掌管人﹐用人去消滅他們吧﹗”

  由於命中注定﹐能滅羅剎的一個眾生投生為達夏支瓦之女﹐是神們修習成的。

  不久達夏支瓦之妃﹐生下一個女嬰﹐看相人相面﹐她是一個消滅父親和羅剎眾部的人。於是﹐放在有蓋的銅盒內隨水漂走了。天竺的農民﹐從水渠裡獲得此銅盒﹐打開一看﹐有一個長得很好﹐美貌無比的女嬰﹐雙目清澈﹐就把她撫養大﹐由於是從灌田的水渠中獲得的﹐取名為“水渠裡獲得之女”。

ゝ原文──有一次我用犁犁地﹐在清理土地的時候﹐撿起從犁裡跳出的女孩﹐起了個名字就叫犁溝。把她從地裡撿了起來﹐讓她當成我的女兒長成﹐她是我用力量換來的﹐女兒不是母親所生。

ゞ原文──(羅摩)心想﹕“這女人說我的妻子也和羅剎共居過﹐想是真情﹐那悉達就心不專一”﹐心中極為不樂。

々原文──(羅摩)與她相會、共寢。用“永遠相愛不相忘”的甜密蜜語誑騙她。又問﹕“一個真正的女人之本性﹐若有一個極相好的男人﹐是怎樣的﹖”她答道﹕“如一個患熱瘟疫症的女人﹐時刻渴望雪水﹐女人的淫欲常會發動春心﹐經常想念好男人﹐去到別人看不見﹐聽不到﹐沒有譏諷之憂的﹐僻靜無人之地﹐在誰也不會懷疑的情況下﹐最後完成了淫樂之事。男人們是最無恥﹐所有的外遇對人說﹐有顧慮但不避忌﹐一個勁兒地跳來找﹐你沒見嗎﹖所有女人的本性也是這樣的。”如此說了。王國心想“對啊﹗可見我妻子確實與羅剎共居過。”

ぁ原文──後來﹐生活比過去更加歡樂﹐國王羅摩衍那和天女悉達夫婦﹐王子及隨從在王宮裡生活得很幸福。哈奴曼達猴眾也回到自己住地﹐過著太平日子。

あ除了上述細節外﹐故事中還有很多方面存在著分歧﹐如敦煌譯本中十車王有兩個王妃和兩個王子﹐漢譯本中卻有三個王妃、四個王子﹔敦煌譯本中悉多生的並非是雙胞胎﹐最後卻有兩個兒子﹐漢譯本中悉多生下了一對雙生子﹔敦煌譯本中沒有蟻蛭仙人這號人物﹐但漢譯本中他既是故事中的人物、也是作者﹐和羅摩處在同一個時代﹔漢譯本中羅摩是毗濕奴神的化身﹐為完成上天的使命來到人間﹔敦煌譯本中他祗是一個英勇的凡人﹐為救出妻子才與羅剎決斗。另外﹐《羅》有許多不同的傳本﹐各種傳本彼此有很大的差異。它們又通過不同的形式流傳到其它國家和民族中﹐其中一些已經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羅摩故事。這一切都有待于我們進一步分析研究。

  〔作者簡介〕仁欠卓瑪﹐現為西北民族大學《格薩爾》研究院2001級研究生。

 
 
關於我們  |   網站聲明  |   廣告服務  |   頻道導航
中國西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備 12020827